国外

<p>根据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斯坦福大学和能源非营利组织Near Zero的一项新研究,天然气可能不是清洁能源未来的“桥梁燃料”</p><p>他们的模型发现,拥有大量天然气对未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几乎没有影响,主要是因为天然气的使用减缓了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p><p>这项研究发表在9月24日的环境研究信函上,模拟了天然气供应的高低供应对能源部门总体排放的影响</p><p>研究人员研究了丰富的天然气对一系列潜在的未来气候政策的影响,包括2050年无限碳排放,中等碳税,严格的碳排放限制以及来自可再生能源的50%的能源</p><p>该研究发现,尽管天然气供应增加导致煤炭使用减少,在所有情况下,它都放慢了可再生技术的采用,但需要使用可再生能源</p><p>他们还发现,如果碳污染不受限制,更丰富,更便宜的天然气会导致用电量增加</p><p> “低成本,丰富的天然气供应降低了能源价格,从而增加了能源消耗和[温室气体]排放,”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克里斯蒂娜希勒告诉赫芬顿邮报</p><p>天然气的燃烧产生每单位能量约二氧化碳的一半,因此它经常被吹捧为在转变为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一种方式</p><p>但由于天然气与可再生能源的竞争日益激烈,模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并未显着下降</p><p>在高气候政策和低气候政策以及天然气供应的背景下,电力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p><p>在所有情景中,高低天然气供应之间的温室气体排放差异很小,但在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RPS)下最大</p><p>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其2014年国情咨文中表示,天然气“如果可以安全开采”可以成为“桥梁燃料”,可以为我们的经济提供动力,减少导致气候变化的碳污染</p><p>页岩气的大部分增长来自页岩气,预计页岩气将在未来继续增长</p><p>这种增加主要是由于水力压裂或压裂的使用增加以利用页岩地层中的气体</p><p> “我们的研究表明,水力压裂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一种不好的策略,”Shearer告诉HuffPost</p><p> “在我们的结果中,到2055年,天然气使用量的增加使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13%</p><p>”希勒表示,即使有这种减少,只有联邦政府实施了这项政策,该政策要求联邦政府提供50%的电力</p><p>到2050年,各国将来自可再生能源(该政策通常被称为可再生能源标准或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p><p> “否则,天然气消费增加对[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很小,”希勒说</p><p>希勒还说他们的模型证明了这一点,不管甲烷气体泄漏的预期水平如何</p><p>甲烷是天然气和强效温室气体的主要成分</p><p>一些研究发现,天然气井中的甲烷泄漏也可能抵消燃烧天然气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好处</p><p>最后,“减排的最大推动力是气候政策,而不是天然气的数量,”希勒在该研究的视频中解释道</p><p> “为了使天然气有效减少排放,”Shearer告诉HuffPost,“我们应该加强和扩大现有的州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这将有助于减少天然气和可再生电力之间的竞争</p><p>”通过燃烧天然气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研究的首席研究员史蒂芬戴维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可能比减肥饼干更节食</p><p>这可能比吃全脂饼干更好,但如果你真的想减肥,